未满15岁的刘胡兰是如何从容走向刑场的?

人气 3490   2013-1-30 13:35

未满15岁的刘胡兰是如何从容走向刑场的?

当刘胡兰昂首挺胸走向刑场的时候,那里还站着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六位同志,这时阎匪军连长许得胜对这七个人宣读了所谓的“罪状”,其中表示作为共产党员、妇女干部的刘胡兰对村长进行了谋杀,一直阻碍相关工作;作为共匪的石三槐,也就是区长陈德照的舅舅,多次递送情报给八路军

石洋六:民兵。张年成:当过‘共军’十二团战士。石世辉、陈树荣、刘树山,是‘共匪’家属。”

此刻,刘胡兰站在观音庙庙台下,面向南面,离铡刀1丈远的距离。她的左面站着的是大胡子和许得胜。她的西南方站着的是6位同志。

宣布完“罪名”后,大胡子威逼村民道:“你们说,这7个人是好人,是坏人?”村民们连连回答:“是好人,是好人呐!”

敌人慌了,把机关枪调来冲着村民,不准他们再说下去了。

无奈之下,大胡子把事先交代好的叛徒石五则以及贪生怕死的张生儿、二痨气等人叫出来,准备行凶。

第一个被拉出来的是石三槐。石三槐对村民们高喊:“我要发表两句话,今天我石三槐死了,可是我知道是谁害死我的,我死得屈!”不等石三槐说完,叛徒石五则一棍子把石三槐打倒了,接着张生儿几人一起上手,把石三槐打死后拖到铡刀下,“咔嚓”一声,刀刃卷了,石三槐的头没有全部铡下来,鲜血染红了地面。

许得胜命令:“换上铡刀,再铡!”于是,刽子手们拖着血淋淋的石三槐,放到另一口铡刀上,铡下了他的头。接着就是其他5个人,先是乱棍打死,然后铡下头颅。

铡刀旁只剩下了刘胡兰一个人,铡刀的座子也被鲜血染红了,铡刀的刀刃已经被崩卷了,刽子手们的手在瑟瑟发抖。一些村民不忍再看,偷偷背过身去。这时,大胡子走到刘胡兰面前,问:“你怕不怕?自白不自白?”

刘胡兰眼睛里冒着怒火,坚决地回答:“我死也不屈服,决不投降!”

寒风中,刘胡兰站在刑场中央,她慢慢地把头转向母亲和小妹妹爱兰子的那个方向,深情地望了一眼,然后似在人群中寻找着父亲刘景谦的身影。

匪兵强行把刘胡兰的头扭转过去,不让她回望自己的亲人们。刘胡兰愤怒地瞪着大胡子,喝道:“我咋个死法?”大胡子恶狠狠地指指那6位身首分离的烈士说:“一个样!”

敌人再次威逼村民充当刽子手,但是依然没人响应,于是他们再次架起机枪,企图伤害村民。

刘胡兰见状厉声喝道:“我一个人死好了,不能叫众人死!”

说罢,腾!腾!腾地走到铡刀跟前,从容地躺在洒满烈士鲜血的冰冷的铡刀上。刘胡兰面朝东,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地,深情地望向她的亲人们,叛徒石五则害怕了,他抓了把稻草,盖在刘胡兰的脸上,但被刘胡兰扯了下来。

全场骚动了,目睹者无不毛骨悚然。铡刀终于落下了,刘胡兰,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,人民的好女儿,就是这样为共产主义的信仰献出了她年仅15岁的生命。

  关注度: 3490   Baidu: 1   360: 2   Google: 2   其他: 25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刘胡兰论坛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