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胡兰打石廷璞儿子的故事

人气 7358   2013-9-2 13:45

头两年,共产党、八路军、顾县长一来,石廷璞这些家伙表面装老实。抗日政府说要搞合理负担、减租减息、破除旧水规,他们心里虽不满,但嘴上却不敢显三露四。可现在,见八路军主力撤到西山去了,他们又神气活现地霸道起来,以为天下又是他们的了。小财主喊叫的时候,石廷璞正在近处地里游逛。听见喊声,就急冲冲地赶了过来。小财主一见自己的老子来了,就朝地下一躺,四脚朝天,耍开了赖皮。

石廷璞呲牙咧嘴地大声吼道:“哼!谁敢打我的孩子?谁?”

刘胡兰挺身上前一步:“我打啦!要咋?”

小伙伴们个个横眉怒目,紧靠在刘胡兰的身旁。

老财主的脸都气歪了,眼睛斜瞧着刘胡兰,凶狠地逼问:“好大的胆子呀,你为啥打人?嗯?”

刘胡兰理直气壮地回答:“他为啥先打人,不让我们拾柴禾?”

“嘿嘿!”石廷冷笑两声,阴沉着脸说道;“好哇,拾了我家地里的柴,还打我家的人,走!到村公所去!”说罢,伸出手来就要拧刘胡兰的耳朵。小财主见这架势,立即上了劲儿,从地上爬起来,猛地窜到刘胡兰的跟前,就要抓胳膊。刘胡兰面对这一大一小的敌手,毫不畏缩。她头一歪,手一操,照准小财主的胸前用力一推,小财主招架不住,往后一仰,猛地撞在他老子身上。石廷璞根本就没提防,不觉一个趣越,差点倒下。这一下,石廷璞恼羞成怒,立时象疯狗一样暴跳起来,他把袖子一挽,一边怒骂着,一边瞪着两颗血红眼珠,朝刘胡兰逼过来……

正在这时,听得“叮铃铃”一阵响,只见一辆闪着银白光亮的“僧帽牌”自行车,带着一股疾风来到跟前,然后“喇”地停住了。车上跳下个商人模样的年杯人。

这人很精于,中等个,四方脸,一双机灵的眼睛。他迅速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的阵势,紧盯了石廷璞一眼。他用商人惯常的姿势,略略掀了掀礼帽,随后,便把手朝刘胡兰这伙穷孩子面前一摊,稍带不解地问:“这是……”

年轻商人的这种神态语气,使石廷璞觉察出似乎在嘲弄他不顾年高,竟和小孩子大动干戈。于是脸一红,尴尬地指着刘胡兰说:“这,这个小女孩子野蛮无理,领头在我地里拾柴,还殴打我的儿子,不教训教训她,以后……”

不待石廷璞说完,刘胡兰捏起拳头,头一昂说:“柴也拾了,人也打了,看你要咋!”穷孩子群里也发出一片喊叫:“不是你的柴,就是要拾!就是要拾!”

“哈哈哈!”年轻商人畅快地大笑起来。这笑声使刘胡兰她们长了劲儿,石廷璞听了,感觉到浑身的不自在。

年轻商人收住笑声,向前迈了两步,软中带硬地对石廷璞说道:“倒是看不出,大东家对小孩子的事也这样认真!我看嘛,你还是息息火,免得往后麻烦!”

石廷璞一听,觉得十分刺耳,不禁一股邪火直冲天灵盖,脱口说道:“住后咋的?眼下是日本人的天下,顾永田早巳亡命,共产党、八路军也跑光了,往后能把我……”

不待石廷璞再说下去,只见年轻商人冷冷地“哼”了一声,威严地回敬道:“我虽然行商理财,不问时局。不过,依我看,不要得势不让人,还是留条后路为好!”他说的话,虽然孩子们还不十分明白,但是看得出,石廷璞在这人面前却耍不起威风。

“这人打从哪儿来?’他来云周西干甚?”刘胡兰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一个惊喜的念头:他会不会是西山派来的八路军?这可是刘胡兰天天想、夜夜盼的事情啊!

  关注度: 7358   Baidu: 0   360: 0   Google: 0   其他: 0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刘胡兰论坛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